新闻动态 欧德蒙及行业热门新闻

远程医疗普及率低的原因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以及互联网技术在各领域的应用,互联网与医疗的结合逐渐成为趋势远程医疗已经逐渐走入我们的生活,数据间的分享共通为医疗诊断和人们带来了空前的便利性与即时性,以及为基于价值、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带来了资源可用性。

远程医疗由于存在监管难度,确保高质量的远程医疗还比较有局限。医疗提供方、技术供应商和医学伦理专家比较关注的比如远程医疗和现场医疗的效率对比、医生提供远程医疗服务所得偿付的程度以及远程医疗可能附带的道德标准等。

伦理道德

传统医疗要求高度的道德标准,远程医疗也是如此。对患者隐私、数据安全与治疗团队信息交换的保护并不会比传统医疗要求更低。

解决伦理道德问题的部分解决方法在于医学界和社会要发展一种“更经济但是又不复杂的技术”,使偿付更加高效快速,并实施更适宜、更为人知悉的医疗政策,在缺医少药的地区部署远程医疗服务。

另一个伦理道德问题就是如何防止远程医疗的技术进步对于患者无心或者故意的利用。这需要医生、医生团队、医疗系统和社会的通力合作,为远程医疗技术的推广实行“综合协调、基于实证的好政策”。技术使用必须理由正当、为患者最佳利益着想,特别是那些脆弱患者——一旦出错就会有很大的风险。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才使用远程医疗是不道德的作为。

偿付问题

远程医疗的可扩展性,比如医疗系统的具体适用形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联邦医疗保险制度、医疗补助计划)和私人付款方所允许的对远程医疗服务供应商的偿付程度以及偿付意愿。目前对于偿付的项目和费用以及保险范围内的适合条件,及其监管模式和实践操作都是一团乱麻。

偿付均衡的推论担忧在于奇偶校验规则,要求患者的远程医疗服务以相似或约当比率偿付。一个问题在于就这种方式的授权通常要不只与保险范围、要不只与偿付对应,或二者都对应,所以在有些授权的州,患者的请求依然得不到偿付。

在美国,当你的账单可以清楚无误,将有更大机会获取支付请求。特拉华州的目前的现状就是“远程医疗支付请求的提交更为频繁,也正在获取支付的过程中,对远程医疗的适当偿付正在日益增加,这方面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供应商采纳的关键在于明确真正的供应商支付方,供应商要明确他们能得到何种支付,这点至关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在远程医疗领域尝试解决偿付问题的努力如此之大。”

虽然医疗质量、伦理道德和偿付问题仍然亟待解决,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些问题已经获得了业界重视。

医疗质量

医疗最独一无二的亲密属性在于直接沟通、亲身实践,将医生、护士和患者置于同一实体空间。通过面对面的的交流沟通,患者可以对自己的症状实时与医生进行交流,保证就诊质量,而远程医疗则让人忧虑很多。但如果远程医疗计划落实到位,满足了患者的特殊要求,从医疗的全球性角度来看,这种担忧就可以消除,或至少可以大大减少。

远程医疗能补足目前医疗资源的不足,在一定程度上保持医疗的个性化,让人们自由沟通。因此如果能通过测量正确的结果提供可接受的质量,以一种更有效的方式,并借助能改进普遍质量的技术去实现,这实际上就可以接诊到更多的患者,并与他们进行交流。

正如我们想要为面对面接诊的质量进行测评一样,我们也想为虚拟接诊进行测评,确保患者的体验是可接受的,就仿佛身处在临床环境中一样,确保患者得到的结果是可比较的。远程医疗日益增长的实用性并未总是与创造高品质临床标准的需求相一致的。这些针对临床医生的治疗指南强调患者安全、临床治疗和证据医疗,而且能客制化契合特殊健康系统的医疗规程。